银河铁道之鹅

这里是鹅鹅

#鹅鹅的读后感#《失乐园》by渡边淳一

这本书写得很会玩,不过不是我的菜。作为一个恶趣味的人,我一直在暗中期待嘉莉妹妹或者安娜卡列宁娜式的结局。

尤其是看到久木辞职的片段,超兴奋,觉得妥妥就是一个赫斯渥啊。

然而最后居然还是happy ending, 就很心塞。

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可以结婚,这一定是上天的惩罚。


回忆

  

我亦飘零久。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宿昔齐名非忝窃,只看杜陵穷瘦,曾不减,夜郎孱愁,薄命长辞知已别,问人生到北凄凉否?千万恨,为君剖。

兄生辛未吾丁丑,共些时,冰霜摧折,早衰薄柳。词赋从今须少作,留取心魄相守。但愿得,河清人寿!归日急翻行戍稿,把空名料理传身后。言不尽,观顿首。

 

无意中翻到四年前的照片,才忽然意识到,这个世界变得有点快,你看,我剪短了头发,怎么也盘不起来,而照片上送我浮夸发簪的人,已经不在了。

 

大概是被偏爱得太久又辜负得太多。


游园

 “袅晴丝吹来闲庭院,摇漾春如线。停半晌整花钿,没揣菱花偷人半面。迤逗的彩云偏,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。”

今天是春分,昨天我拿了风筝出门,结果被天气预报欺骗,活活下了一天雨。我和风筝都淋湿了。并且发现我长白头发了。心好痛。2017年3月19日14时,发现我长白头发的时刻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阿虹去了植物园。那些花我基本上都不认识,不过春天真的还挺好看的。时间过去这么久,我一点长进都没有。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到达人生的巅峰了,从那之后就很难再得到什么进益。虽然就如同我的智商一样十和一本来也没有多大差距。


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! 提问:

告诉我你的愿望,我这刚捡到一盏阿拉丁路灯

银河铁道之鹅 回答:

最近的愿望是这个周末阳光足够好,我的风筝快点到。夏天之前的愿望是瘦。今年的愿望是兄弟姊妹们考试顺利。此生的愿望是好好挣钱,挣大钱。


#鹅鹅的读后感#《台北人》by白先勇

台北人是白先勇的短篇集。白先勇写过很惊艳的长篇小说孽子,也写过情真意切的散文集。近几年他还编排了青春版牡丹亭。青春版三字也许给人幼稚肤浅的感觉,但其实能让更多人接受昆曲文化,也是一件妙事。

白先勇是白崇禧的儿子,我一度很喜欢白崇禧,所以也顺带偏爱了他的儿子。而且孽子确实也是我看过最好的以同性恋为主题的小说。比盐的代价好。

这个短篇集名为台北人,其实哪有几个台北人,还不都是大陆过去的。除了尹雪艳永远不老,都在异乡蹉跎了年华。念念不忘台儿庄战役的骑兵连长,如今是荣民医院厨房里的买办。五四运动中叠罗汉第一个爬进曹汝霖家里的学生,为了能得到一个去美国教书的机会奔走求人。公馆里一摆十桌酒的钱夫人,坐个二桌的主位也开始犯怯。宴席散了,舞曲终了,满桌的残羹剩宴和一地瓜子壳。白先勇自己在书前写的是“纪念先父母以及它们那个忧患重重的时代”,引用的是刘禹锡的乌衣巷: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一切都说得很明白。

感谢中学历史老师的谆谆教导,在这本书里我看到了辛亥革命,看到了五四运动,看到了北伐,抗日战争,还有国共内战,还有金门岛上大陆飘过来的尸首。

我很喜欢一把青和金大班,最想去吃一次花桥荣记。

 

 

PS今天看这本书的时候觉得有一段和记忆中对不上,仔细查了一下,一个版本是:

“我仿佛听说陆冲也亡故了,你在外国大概知道得清楚些。”

“陆冲的结局,我早料到了,”吴国柱叹道,“共产党‘反右运动’,北大学生清算陆冲,说他那本《中国哲学史》为孔教作伥,要他写悔过书认错,陆冲的性格还受得了?当场在北大便跳了楼。”

“好!好!”余教授突然亢奋了起来,在大腿上猛拍了两下,“好个陆冲,我佩服他,他不愧是个弘毅之士!”

“只是人生的讽刺也未免太大了,”吴柱国欷歔道,“当年陆冲还是个打倒‘孔家店’的人物呢。”

“何尝不是?”余教授也莫奈何地笑了一下,“就拿这几个人来说:邵子奇、贾宜生、陆冲、你、我,还有我们那位给枪毙了的日本大汉奸陈雄——当年我们几个人在北大,一起说过些什么话?”

另一个版本则删掉了中间两段。还有一个版本,北大学生前面那四字实为百花齐放。不过为了入乡随俗,也是可以理解。和谐万岁。


#鹅鹅的读后感#《局外人》by加缪

发布了长文章:#鹅鹅的读后感#《局外人》by加缪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#鹅鹅的读后感#《局外人》by加缪》

#鹅鹅的读后感# 《脆弱的心》by陀思妥耶夫斯基

喂!你是玻璃心嘛?
第一次聊陀思妥耶夫斯基。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个不世出的天才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长篇尤其精彩。但我今天要说的是一个小短篇,很快就能读完,要不了你一盏茶的时间——然后在你脑子里横冲直撞,让你久久不能平复心情。
主人公瓦夏,一个可怜的小抄写员。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契诃夫笔下公务员之死那样的小角色,当然他不是。他陷入了爱河,并且即将要和可爱的丽扎卡小姐结婚。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氛围中,以至于不能按时完成抄写文件的工作。在deadline之前他不断地抄写着,试图完成根本就无法完成的任务。人怎么可以那么幸福呢。明明纠结与痛苦才是人生的常态啊。工作的压力和复杂的心绪困扰着瓦夏。于是他…疯了。让他无力承受的工作并不重要,也不很紧急。但是这个人已经毁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想起了被解剖学支配的恐惧。那是4年前的六月份,考解剖的前一夜。我一直在想着“天呐我要看不完书了”“不行可是我根本就没办法集中精力”,时间就这么耗过去,可是该背的我还一条都没背下来。觉得人生真是又痛苦又绝望啊。为什么会把复习的任务拖到最后一天,当然是因为我蠢啊。而我为什么那么焦虑紧张,大概是因为下意识地想要逃避背书?焦虑到神经质的我大概是瓦夏差不多的心情吧。我的好友小夏同学一开始试图宽慰我,但后来他严厉的批评了我并指明了事情的本质。我记得他大概是说,你以后想起来现在的这种痛苦的心情一定会觉得羞耻,并且会因为今天晚上没有好好复习而后悔的。他说的很对。很多心境过去之后就不会觉得有什么,我只会为没有好好学习而后悔。小夏同学是我的良师诤友,现在也几乎失去了联系,我很是感激他。后来我经历了很多考试,虽然我一直都很学渣,但是再没有哪一场考试能逼疯我了。现在我已经快要毕业了,过去的事仿佛一条云烟。
可怜的瓦夏,他太幸福了,人怎么配得到这样的幸福呢。老天爷也不容你啊。幸福使人痛苦。我现在也很幸福。已经完成了毕业论文,实习也将要结束。有非常好的朋友和支持我的家庭。马上又有一段新的开始。这让我有些害怕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已经不能得到更多,将来只好不断“失去”了吧。
今天的我话也太多了。很羞耻的回忆也拿出来讲。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情也拿出来讲。这就是为什么我深爱着陀思妥耶夫斯基。他总是能无情地戳中我,戳穿我。让我丢盔弃甲,落荒而逃,拜倒在他的笔下。

#鹅鹅的读后感#《初恋》by屠格涅夫

发布了长文章:#鹅鹅的读后感#《初恋》by屠格涅夫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#鹅鹅的读后感#《初恋》by屠格涅夫》

#鹅鹅随笔#火之鸟:生如蝼蚁

这其实不能算一篇正经的读后感。

一开始在《火之鸟》里面看到这样的话语:“我们女人也有武器,我们的武器就是生孩子。”那时候我是很看不惯这种说法的,女人怎么就只能生孩子了呢?繁殖癌嘛?

后来嘛,看到比奈久和愚图坠入山洞,却仍想着让子孙重见天日;看到以露美一己之力建立起一个星球,不惜与子孙通婚,这个星球却又一昔颠覆;看到我王世世代代为人,却又带着耻辱的痕迹;大概是被洗脑了,《火之鸟》里面的话,真真是印到我心里去了。人生之有涯,红颜白发,子子孙孙无穷匮,就姑且以为宇宙生命无涯,说不定,到头来也都是空的。怪道说手冢治虫是漫画大神,神这个字,真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。这种宏大的历史观,人生观,宇宙观,再没见着谁能体现出来了。

你说我是繁殖癌也好,low逼直男癌也好,你笑我把女人当做生产机器也罢,怎么着也罢。人比之蝼蚁,也没有高贵到哪里去,明明是沧海一粟,活的时候还总在挣扎;人笑朝菌不知晦朔,螝蛄不知春秋;孰知不是五十步笑百步,哪里又经过几次沧海桑田了呢?宇宙时空之旅那个纪录片里,将地球历史放到一张年历上展现,那么人类存在的历史所占的份额,也不过是十二月最后一天的些许时刻罢了。拿什么去笑旁的?又凭什么自诩高贵,看不起繁衍的本能?即使加上能思考这一点,人也不过是根芦草,更不用说,没有脑子的人,也大有人在。


好喜欢,好喜欢的心情。虽然粉红色的生活跟鹅半点关系都没有但即使是这样,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,也就心满意足了呢。